-

此時。

來福大總管心中大寒:“走!”

他直接拎起夏暴衣領,急速遠離,一路上真氣灌掌,拍飛各種木板火團,狼狽不堪。

夏暴和來福大總管在這場大爆炸中僥倖逃脫了!

但,揚州王府的一千親衛,卻在這場大爆炸中折損大半!

遠處觀望的揚州潰軍見此情形,再次嚇得瑟瑟發抖。

荒州人這是用了妖術嗎?

否則,怎會平地生雷火?

忽然,揚州士兵就想起了荒州王是聖王的傳言。

聖王,可怕如斯嗎?

此刻,夏暴一臉猙獰,久久不語。

記住網址

來福大總管很擔心:“王爺,你冇事吧?”

夏暴被驚醒。

“噗”

他感覺胸中氣血激盪,喉嚨一甜,氣得吐出第一口鮮血。

雙眼佈滿血絲的他對著月亮怒吼:“死老九,本王與你不死不休,不死不休啊!”

“來人,傳令上官將軍,無需抓獲活的,死的也行!”

“本王要為我揚州將士報仇!”

“是!”

此時。

巨大的爆炸聲讓揚州城內外天搖地動,揚州人躲在家裡瑟瑟發抖。

這是天雷響嗎?

冇有風雨閃電,何來的天雷啊?

難道在懲罰誰?

此時。

揚州城內的各方探子也在往爆炸處潛行。

揚州城搞出這麼大動靜,肯定是出大事了。

一定要查清楚。

但,揚州王夏暴早有佈置。

等著他們的是殺戮!

揚州王府的暗探早就盯他們多時,趁此機會剪除!

“殺!”

揚州城內開啟了第二次流血事件,開始了第二次混亂。

城外。

終於。

夏暴冷靜下來:“來人,收攏潰逃的將士,將地麵上的白色粉末裝起來,讓道家來人研究。”

“是!”

“然後,掃除這裡的痕跡,定不能讓人知道今晚之事!”

“是!”

一個滿臉鮮血的王府將領領命而去。

“來福,跟著本王繼續追!”

夏暴上馬繼續發狠:“今天,本王一定要老九死!”

來福大總管寬慰道:“王爺放心,剛剛隻是我們大意了,才讓荒州王裝神弄鬼成功!”

“上官將軍手下的私軍都是精銳,比揚州大營的兵強,絕不會再犯這種錯誤,荒州王就算裝神弄鬼也逃不了!”

“走!”

“噠噠噠”

夏暴身後跟著來福大總管和王府親衛,打馬向東追去。

半個時辰後。

他們成功追上上官霸道率領的三萬私軍精銳:“上官將軍,還有多久才能追上?”

上官霸道一指地上的轍痕,智珠在握:“半個時辰,末將一定追上荒州王的車隊,將他們斬儘殺絕,將王爺的東西搶回來。”

夏暴一臉欣慰:“你要小心點,荒州王有些小聰明,揚州大營的兵剛剛就被他搞散了!”

“哈哈哈”

上官霸道驕傲的道:“王爺,我們可是這天下最精銳的戰士,豈是揚州大營那些慫貨能比的?”

“就算荒州王有一些小聰明,但在我們麵前,他也隻能束手就擒,獻上自己的腦袋!”

“請王爺拭目以待吧!”

夏暴大感欣慰:“好!”

“既然你有必勝之心,本王就放心了!”

“走,我們先帶騎兵追擊!”

“是!”

上官霸道大吼道:“將士們,王爺養了我們這麼久,費了無數錢財,今天,是展現實力的時候了!”

“騎兵營將,率領騎兵跟隨王爺和本將先行追擊!”

“是!”

“噠噠噠”

一萬揚州王府私軍跟著夏暴和上官霸道前衝。

騎兵們一個個身手不凡,確實是精銳。

夏暴終於恢複自信:“死老九,看你往哪裡逃!”

此時。

前方。

夏天已經跟上東門出來的車隊。

他身後,這一次潛入揚州城的兩千荒州騎兵精銳儘歸。

他們在馬上脫掉夜行衣,穿上了荒州軍鎧甲,護衛著車隊前行。

荒州軍軍紀森嚴,訓練有素,又經曆過無數血戰,渾身散發出的精神氣令東門守將側目。

他眼中滿是羨慕之色:“娟兒姐,這些荒州兵好精悍!”

俏丫鬟杜鵑一臉驕傲:“當然,我荒州軍戰士均是天下無敵的猛士。”

東門守將眼中有光:“雖然不曾見到那場景,但可以想象!”

此時,杜月兒騎馬而來,將東門守將介紹給夏天。

東門守將很是激動,直接下馬跪拜:“參見王爺!”

夏天溫和虛扶:“以後就是自己人,荒州軍有軍禮,在軍中無需跪拜!”

“是!”

東門守將答應。

但他冇有立即起身,而是伏下身子,將耳朵貼在地上聽了片刻:“王爺,一炷香時間後,揚州騎兵會追上我們!”

夏天欣賞的道:“果然是個有本事的人!”

“嘿嘿嘿”

東門守將被誇,憨厚一笑:“王爺,末將的本事願意在荒州施展!”

但,他臉上還是有擔心之色:“王爺,若是末將冇有聽錯,追來的揚州騎兵至少上萬,在這平坦之地上,我們很難擋得住!”

“但,末將願意帶領東城門將士往回沖殺,阻擋揚州騎兵片刻,請王爺準許!”

夏天搖頭:“你們剛從揚州出來,後麵的揚州兵中可能會有舊識,往日的情誼還未斷,現在就揮刀砍向對方,難免會被情感左右!”

“所以,你率領將士們護住車隊就好,作戰之事,本王早就有安排,無須擔心。”

“揚州王想要阻擋我們的歸路,恐怕做不到。”

東門守將眼中滿是感動:“王爺”

夏天笑道:“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

“本王不需要你殺往日同袍來當投名狀,安心入我荒州就好!”

說完,夏天調轉馬頭,準備給夏暴再送一份驚喜。

此時。

東門守將眼神大亮,喃喃的道:“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這就是聖人看人的方式嗎?“

“啾啾啾”

金雕從空中落下,帶來了夏天想要的訊息。

女扮男裝的瑪瑙族女戰士在夏天身邊吹響了禦鳥笛音,指揮金雕繼續偵查。

這一路的情況,儘在夏天的掌控中。

“轟轟轟”

荒州騎兵,調轉馬頭,在路上點上堆堆篝火。

“噠噠噠”

終於,夏暴和上官霸道率領揚州騎兵追擊而至,距離夏天百米處才勒住韁繩。

“哈哈哈”

夏暴看著夏天,一臉猙獰的道:“老九,若是你肯投降,我可以不殺你!”

“但是,若你反抗,就休怪皇兄我無情了!”

“就你這一兩千人馬,七皇兄我一個衝鋒,就可以滅了!”

夏天似笑非笑的反問:“是嗎?”

“你真確定能滅了我?”

夏暴成竹在胸:“死老九,走吧跟皇兄回去吃石獅子吧!”

“準備衝鋒!”

“是!”

揚州騎兵擺出了衝鋒的架勢。

大戰,一觸即發。

就在這時。

地麵上的塵土顆粒開始跳動。

地麵的震感越來越強烈!

毋庸置疑的,是有大隊騎兵正在狂奔而來。

夏暴一臉奇怪之色:“上官將軍,你還調來了其它營的騎兵嗎?”

上官霸道搖頭:“不曾!”

夏暴的心一沉:“那是誰的騎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