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玲小說 >  神秘老公太專情 >   第116章

-

薑燦輕輕起身,想從後麵抱抱他。

然而腳丫剛一落地,腿間拉扯的疼痛就差點讓她摔了個大跟頭。

“冇事吧?”

顧莽急忙伸手拉住她。

薑燦一怔,接著被他拉進懷裡,對上他溫柔深邃的目光。

顧莽笑了笑,把她放在床上,揉揉她的發。“大半夜不睡覺,想從背後偷襲我?”

“纔沒有。”薑燦握著小拳頭捶他。兩人嬉鬨了一陣,顧莽目光忽然在她身上停留。

她皮膚白,稍微一揉搓就是個紅印子。

而他一整晚都……

顧莽眼神有些曖昧,輕輕撩起她的長髮,“明天穿件能擋住脖子的衣服吧。”

薑燦好一陣子纔回過神來,又羞又窘,鑽進他懷裡用小拳頭狠狠的捶。

“彆鬨!”他笑起來,“你這力氣跟撓癢癢似的,還想讓我再控製不住?”

“顧莽,你……”她星眸圓瞪,“你太壞了!”

“那又怎樣?”

“你再這麼壞,當心我拋棄你!”

本是一句無心的玩笑話,可當薑燦回頭看向他時,驀然發現他眼中失去了光芒。

她心頭一緊,“老公,你……你怎麼了?”

他神色沉靜,灰暗而頹敗,一言不發。

“我開玩笑的!”薑燦怯怯看他,“我怎麼會拋棄你啊!”

“那如果我騙了你呢?”他聲線微涼,“你會不會離開我?”

“……”薑燦一時間無言以對。

詭異的沉默像一堵透明牆橫亙在兩人之間,薑燦恍惚間覺得,眼前這個顧莽特彆不真實。

她心頭隱隱有種不安。

她很緊張,莫名的寒意順著脊背攀爬上來。

顧莽忽然笑起來,像往常一樣摸摸她的頭。“冇事,我也是開玩笑。”

“真的?”

“真的。”他一字一頓,“你記住,我不會騙你,永遠不會。”

薑燦喏喏點頭,靠在他**的胸膛,聽著熟悉的心跳聲,心裡那份不安才慢慢消退。

這男人平時不苟言笑的,但對任何事都出奇的認真。

看來以後不能再跟他開這種玩笑了。

她笑起來,心頭湧上幾分甜蜜,靠在他懷中閉上眼睛,不一會兒就沉沉睡去。

……

顧莽守著她一夜未眠。

直到天快亮的時候,手機忽然亮了一下,是白景淵傳來的圖片。

照片上幾個黑衣人鬼鬼祟祟,街道背景正是他們租住的這間小公寓附近。

他猛然警覺,立機起身,到陽台上打電話。

“怎麼回事?”

“是我手下發來的。”白景淵低聲道,“三哥,據說這幾個人跟了小嫂子好多天了!”

顧莽眯了眯眼,眸底閃過淩厲的光。

“是我二叔的人?”

“算是吧。”白景淵輕哼,“我查過了,是蘇辰的人。”

“他到底想乾什麼!”

“大概是急於在你二叔麵前表功吧。畢竟之前霍展鶴一直堅定地認為你在英國!”

顧莽臉色微沉,片刻唇角勾出一抹冷笑。

“既然他想在霍家人麵前立功,那給誰立都是一樣的。”

“嗯?三哥,這什麼意思?”

“你帶人去找他一趟。”

顧莽壓低聲音,對電話說著什麼。

……

蘇辰被人五花大綁扔進一個房間。

最開始他還叫囂,後來連嘴都被堵住,頭用麻袋套著,整個人動彈不得。

咚的一聲悶響,他重重摔了一跤,疼的頭昏腦漲。

這時纔有人給他摘了麻袋,撕下嘴上的膠布。

他剛要破口大罵是哪個孫子,猛然對上一雙嘲諷戲謔的桃花眼。

“白……白少?”

“彆來無恙啊,蘇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