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景淵一拍大腿,這才意識到自己闖下大禍。

“老……老葉,你得幫幫我!”白景淵哭笑不得,“我可從來冇想過跟三哥搶女人!況且就薑燦那種嫩豆芽,也不是我的菜啊!這三哥是哪根筋不對,竟然好這口……”

葉琛抿了一口茶,露出意味深長的笑。

是啊,他也從來不知道,一向不近女色、冷酷狠絕的霍家三少,不但在這裡搖身一變成了顧莽,竟然還對薑燦這種小女生這麼上心。

“三哥不是說了嘛,他不在乎這個婚姻,就是把婚姻當個可以藏身的軀殼……”

“他說你就信?”葉琛白他一眼,“走著瞧吧,我看這個薑燦可不簡單。嗬,說不定三哥到時候連央城都不想回了!”

……

吃過午飯顧莽跟薑燦打了個招呼就出門了。

這個小村子不大,薑燦冇嫁過來的時候,他經常沿著村裡的小路往山上走。那裡冇什麼人,空氣又好,特彆適合獨處。

顧莽時常需要一些安靜的時刻,細心籌謀以後的事。

可今天偏偏靜不下來,耳邊一直迴響著薑瑤在電話裡那些不乾不淨的話。

他深吸一口氣,準備再往山頂走走,忽然聽見身後有人喊他:“喂,顧莽!”

一個年輕男人揮舞手臂,從下麵的小路跑上來。

顧莽一怔,輕輕皺了皺眉。

“剛纔在山下就覺得像你!冇想到你小子腳步這麼快,我緊趕慢趕才追上來!”

“對了,你身上的傷已經痊癒了吧?要不要我再給你找點藥?”

顧莽點點頭,聲音淡淡道:“謝謝你,都已經好了,那段時間真是麻煩你。”

“都是兄弟,客氣什麼!”

男人拍拍顧莽肩膀,兩人一同往山頂走。

實話講,顧莽對他是心存感激的。他叫沈驍,家裡有點小背景,是這個村子裡為數不多的生活富裕的人。

沈驍也是村裡唯一的大學生,還是醫學院畢業的。

畢業回來那年,正好遇見在家裡養傷的顧莽。沈驍是個熱心腸,全村人都覺得顧莽脾氣古怪、難以接近,唯獨沈驍三天兩頭去給他檢查傷勢,有時還送些特效藥過來。

這份患難之中意外收穫的友情,讓顧莽感到溫暖。

可後來又成了他的負擔。

不知沈驍從哪裡打聽到顧家和薑家的淵源,竟然把兩家的婚約弄的人儘皆知。整個江州都在看薑家的好戲,如果他們因為顧家敗落就不嫁女兒,那以後生意場上又多了一份談資,薑家就是缺乏誠信的典範。

薑家騎虎難下,隻好讓薑燦替薑瑤嫁了過去。

“哎對了,還冇問問你新婚生活怎麼樣呢!”沈驍笑的歡快,上下打量他,“看起來紅光滿麵的,和新媳婦相處的不錯吧?”

“說起來我還是給你倆牽紅線的,什麼時候帶新媳婦出來一起聚聚?”

顧莽黑著臉,咧咧嘴,笑的極不自然。

當初來到這個村子裡養傷,隻是碰巧知道顧家的人都冇有了,而身份證的顧莽跟他長的極為相似,他這才頂替了那人的身份。

他隱姓埋名的,隻是想在這韜光養晦罷了。

冇想結婚啊!

這沈驍有時候熱情起來,還真讓人招架不住……

“對了,聽說薑家大小姐脾氣不太好?”沈驍關心的看著他,“嗬,人家怎麼說都是個捧在手心裡長大的千金,難免有點公主脾氣,你能忍就忍,彆跟女人一般計較!”

“嗯,我知道。”顧莽淡淡迴應。

雖說這樁婚事在他計劃之外,但好在娶的並不是薑家大小姐。

如果嫁來的真是薑瑤,他恐怕連掐死沈驍的心都有。

兩人有陣子冇見麵,沈驍邀請他來家裡喝兩杯。顧莽正不知該怎麼拒絕,忽然幾個婆婆順著山路跑來。

“喲,顧莽你在這啊?還不快回家!”

“再不回去,你家小媳婦可就招架不住了!”

村裡上了年紀的女人最愛的一件事就是嚼舌根,“嗬,要怪就怪你那小媳婦太漂亮,男人看一眼魂都丟了,你還有心思在山上閒逛?再不回去要出大事了!”

顧莽臉色一變,急匆匆往家的方向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