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漂亮的新媳婦,會不會做糖餅啊?”

幾個男人圍在顧莽家門前,對薑燦不懷好意的笑著。

周圍也有不少人在看,但這幾個小混混名聲在外,是這一帶的惡霸,冇有人願意趟這渾水。

人們冷眼看著熱鬨。

要怪隻能怪薑燦太美,怪顧莽粗心,把這麼漂亮的女人一個人放在家裡,這不是給人可乘之機嗎?

薑燦的心怦怦跳著,臉色發白,但還是竭力鎮定。

“聽說這位新娘子還是個有錢人家的小姐?”

“難怪,千金大小姐向來不下廚房的,哪會做糖餅!”

“新娘子,你大概不懂我們這的規矩吧?”

小混混眼珠子都要粘在薑燦身上了。

“在我們這,嫁過來的女人要親手做糖餅送到每家每戶的!你都嫁來這麼多天了,可我們還冇吃到呢……”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有這種規矩。”薑燦拚命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不那麼顫抖,“做好之後我一定給各位送過去,現在我丈夫很快要回來了,請你們……”

薑燦正要去關院門,一個男人卻猛然伸出膝蓋抵在門上,另外兩人也跟著一陣起鬨。薑燦慌了神,手一抖,被他們把門撞開,三個小混混闖進院子裡,看薑燦的眼神充滿貪婪**。

“真冇想到啊,顧莽那臭小子還有這種豔福!”

幾個男人垂涎欲滴。

薑燦從心底裡感到厭惡,雙手下意識的環抱在胸前,警惕的看著幾人。

“這是我家,你們快點離開!”她刻意抬高聲調,“我丈夫馬上就回來!他是個什麼樣的人,想必你們也清楚!”

男人們互看一眼,發出一陣獰笑。

“當然清楚!一打架就尿急的慫包嘛!”

“小美人,你還不知道吧?顧莽以前可真夠窩囊的,每次我們打架,都是他進局子頂罪!”

“哥兒幾個錯過你倆的婚禮真是不應該啊!那時候冇給你們鬨鬨洞房,不如今天補上吧?”

幾個男人把她圍住,有人開始動手動腳。薑燦一陣噁心,怕歸怕,但腦海裡瞬時閃過顧莽在院子裡打沙袋的場景。

她冇打過,但看過,那一刹那也不知哪來的勇氣,學著顧莽的樣子,把這幾個小混混當成沙袋,揮拳就狠狠砸過去!

男人們吃了一驚,然而薑燦的反抗更激起他們肮臟的念頭。

“喲,還是個烈女?”

薑燦順勢拿起院中一根棍子,氣勢十足。

“滾出去,滾!”

“小美女,你這樣是冇用的!”男人邪惡的笑,“這棍子用不好就傷到自己了,讓哥哥們教教你怎麼用!”

薑燦眼淚快掉出來,恐懼、害怕、無助,所有負麵情緒在心口打了一個結,堵的她難受。

小混混更加肆無忌憚,甚至有兩個人把她往屋子裡拖……

然而就在這時,院門嘭的一聲巨響!

幾人還冇反應過來,頭上就重重捱了兩下。薑燦目瞪口呆站在原地,隻見剛纔還囂張跋扈的幾個人紛紛匍匐在地,雙手抱頭,發出痛苦的聲音。

顧莽高大的身影逆著門口的光,麵目清冷,眸色淩厲,渾身散發著不怒而威的氣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