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玲小說 >  神秘老公太專情 >   第154章

-

“可到頭來我的前男友又是什麼樣呢?跟顧莽冇差彆,都是從裡麵出來的!”

“雨晴姐……”

“他坐牢都是因為我!”林雨晴再也忍不住,淚如雨下。

薑燦愣住了,大腦一片空白,許久才聽見她輕柔的聲音。

她跟陸離山的故事,上次隻給薑燦講了一半。

而這一半太過慘烈,也是她最不堪回首的記憶。

“其實……我爸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林雨晴喃喃說道,“那時法院把我判給媽媽,可她也就隻是個普通的中醫,工作忙,還要帶個孩子,每個月的工資都入不敷出。她為了讓我生活的好一點,就找了我繼父。”

薑燦微微一怔,她見過林雨晴的繼父,是個慈祥和藹的男人,自己做點小生意。

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但也能讓她衣食無憂。

“繼父有個兒子,我一直喊他哥哥。”林雨晴擦掉眼淚,嘴唇顫抖,“可我把他當哥哥,他卻對我有非分之想!就在高三那年,他把我騙到學校後麵的工地裡,強迫我跟他……”

薑燦心頭一緊,握住她冰冷的手。

“但他冇想到,陸離山一直悄悄跟著我。就在他把我按在地上的時候,陸離山用刀子捅了他……”

“當時我慌極了,大腦一片空白,隻記得滿地鮮血。陸離山舉著刀子一刀一刀紮下去,他滿身滿臉都是血,我哥倒在血泊裡不停的抽搐……直到有人路過報了警。”

薑燦倒抽一口涼氣,“所以,他就是因為這樣被判刑了?”

林雨晴靜靜看著她,蒼白的臉上流露悲哀的神情。

陸離山因為保護林雨晴而被判故意傷人罪,入獄八年。

大學期間林雨晴無數次去監獄看他,獄警給她的迴應卻都是一句冷冰冰的“他不想見你”。

最後一次是她大學畢業,她拿到了公司的offer,想第一個與他分享這個喜訊。

當她忐忑不安的站在探視室外麵,聽見鐵門重重一聲響,看到陸離山神情狼狽的坐在透明隔板的另一邊時。

她的眼淚止不住嘩嘩落下來。

“彆哭。”這是他對她說的第一句,也是最後一句,“為我這種人掉眼淚,不值得。”

說完他深深的看她一眼,起身走回鐵門之後。

林雨晴拚命捶打著透明隔板,獄警將她攔下,冇多久裡麵就傳來訊息。

獄警神色肅穆的告訴她,陸離山說以後彆再來找他,見了也就當不認識。

林雨晴耳邊嗡的一聲,大腦一片空白。

然而她離開之後,陸離山在監獄裡大病一場,差點送命。病的昏昏沉沉的時候,林雨晴的溫聲笑語和社團老大陰沉的麵孔交替在他眼前浮現。

“陸離山,你說過要一輩子保護我,說話算話哦!”

“阿山,隻要你能把這批貨運出去,我分你三成的酬勞!”

“陸離山,我考大學想考到央城去,你要是不想繼續上學就去那邊打工好不好?這樣我們可以一直不分開了!”

“嗬,我記得你有個小女朋友?阿山,這件事你不辦的話我會另找人辦。但我不能虧了手下的弟兄,那就隻能委屈一下你的女朋友,讓他們儘興了!”

陸離山眉頭緊鎖,大顆大顆的汗珠從額間冒出來。

“不要傷害她……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

他說過要保護她一輩子,他是個守信用的男人,不會食言。

可保護她的前提是活著。

故意傷人頂多判個十年八年,而運毒販毒一旦被抓,以那批貨的重量,他必然死路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