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莽呼吸一窒,猛的將她擁入懷中。

她的纖腰盈盈一握,他一隻手就能摟的過來,另一隻手輕輕抬起她的下巴。

他看著她的眼睛,雙瞳清澈如泉,淡粉色的櫻唇微微張合,像是無聲的引誘。

顧莽感到身體裡有團火,一直燒到難以啟齒的地方。

薑燦避開的他灼熱的目光,小臉發紅,呼吸也急促起來。她感受到他滾燙的胸膛,有力的心跳聲,他身上渾厚的男人氣概……她感到自己身子發軟,在他的吻落下來之前,她輕輕將他一推。

“彆,”她不好意思的笑笑,“我還要做飯呢。”

顧莽停住,深邃的眸底掠過一抹暗光。

“晚上吧……”薑燦聲音又細又弱,好不容易吐出這三個字,轉瞬間羞紅了臉。

“晚上你彆睡沙發了,不舒服,你來房間裡睡。”

顧莽怔了怔。

這大概是她能說出來的最奔放的話了吧……

他強忍著笑意,拇指掠過她紅透的耳垂,啞著嗓子輕聲給出迴應,“好。”

晚飯之後顧莽就進了浴室。

平常洗澡隻需要十分鐘,這回一進去就是將近一小時。薑燦切好了水果,又看了會兒電視,卻還不見他出來,隻有時不時傳來的嘩嘩水流聲。

薑燦臉頰一熱,進屋換好睡衣,侷促不安的坐在床沿。

兩隻小手緊張的不知該往哪裡放。

一會兒他會怎麼對她?他長的人高馬大,又一身腱子肉,力氣也比普通人大吧……

薑燦抿唇偷笑,接著又覺得自己這些想法太難為情,小腦袋恨不能垂到胸前。

就在這時浴室的水流聲戛然而止,薑燦一怔,緊緊抓住睡裙一角。

顧莽的腳步聲由遠及近。

她的心狂跳,兩隻小腳丫互相交疊著,緊張中帶點小期待。

以前隻是從小說裡看過關於新婚之夜的描繪,少女時期的她也曾憧憬過那些美好的畫麵,憧憬將來嫁給心愛之人,擁有一個終身難忘的夜晚。

雖然已經不是新婚之夜了,但這是她跟顧莽的第一次……

薑燦情不自禁,唇角溢位甜蜜的笑。

希望……一切都如書中寫的那樣,讓她可以回憶一輩子吧。

然而卻在這時,忽然響起一陣急促的門鈴聲。

薑燦一驚,開門的瞬間她嚇了一跳,外頭站著尹澄,滿臉是傷,渾身狼狽,一見她便委屈的哭起來。

“這是怎麼了?”薑燦急忙把他拉進屋,“你跟人打架了啊?”

“姐……”尹澄兩眼紅紅看著她,哽咽半天,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薑燦心急如焚,把顧莽拋在腦後。直到顧莽輕咳一聲,她纔回過神來,緩緩轉過身看到他那張眉頭緊鎖、滿是疑惑的臉,心跳彷彿漏了一拍。

她現在是薑瑤,薑瑤哪有弟弟啊……

“這,這是我表弟。”她勉強笑著,暗中給尹澄遞了個眼色。

尹澄怔了一下,看看顧莽,立刻明白姐姐的意思。眼前這個就是姐姐替嫁的男人吧……所以這男人還不知道他的身份,他萬萬不能給姐姐壞事。

“小澄,”薑燦輕聲道,“快叫姐夫!”

尹澄乖乖叫了一聲“姐夫好”,就一個勁兒往薑燦身後躲。

他怯生生的看著顧莽,總感覺這男人身上有種說不出來的凜然氣勢,姐姐每天跟這種人生活在一起,難道冇有壓迫感嗎?

顧莽輕輕點頭,一言不發拿來醫藥箱,讓尹澄坐在沙發上,他給他上藥。

尹澄傷的不輕,額頭紅腫一片,腿上也破了一大塊皮,傷口跟褲子粘在一起,一動就是撕心裂肺的疼。

即便顧莽手再輕,尹澄還是疼的臉發白,滿頭大汗。

“到底怎麼回事,是被誰打的?”薑燦眼淚落下來,“你得罪什麼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