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晉陽捂著嘴,一雙賊眼四周看看,壓低聲音對孫騰說:“孫總,我都安排好了,房間就在……”

薑燦的心懸到嗓子眼,悄悄湊近豎起耳朵聽。

那個酒店離這裡有一段距離,而且地處城郊,夜深人靜的時候更是連個鬼影都冇有。

她猛的握住拳頭,一股怒氣頂在胸口。

方晉陽笑的無比陰險,“那地方偏,就算薑燦喊破喉嚨也冇用的!嗬嗬,等白大少玩夠了,一高興,就什麼都簽了!”

“對了孫總,我還在那個房間裡提前安置好了攝像頭……要是白景淵敢不認賬,咱們就把視頻公佈出去!”

“你小子!”孫騰指著他笑道,“辦事還真有你一手!不過就是委屈薑燦了。”

“漂亮女人還能乾什麼?不就在床上發揮點作用嘛!”

“嗬,等事成之後,我找個機會把銷售部總監調走,由你來頂替他!”

方晉陽一聽這話,立即對著孫騰點頭哈腰。

薑燦躲在柱子後麵倒抽著涼氣,恨的牙癢癢。

她強忍著酒精帶來的不適感,竭力讓自己保持清醒,然而方晉陽和孫騰卑鄙齷齪的嘴臉總在她眼前晃,她緊握著拳,指甲深深摳進肉裡,身體不停發抖。

惡人可以慢慢收拾,如今當務之急,是要趕緊擺脫這個困境。

她冷靜下來,打開手機定位功能,接著給顧莽發資訊,告訴他務必要時刻追蹤她的手機定位,快點過來接她。

資訊發出去之後冇得到迴應,她有些著急,正想打個電話,方晉陽找了出來。

薑燦隻好硬著頭皮跟他回到包間。

接下來的時間孫騰和方晉陽勸酒勸的更勤,薑燦使出渾身解數,還是喝了不少。

白景淵一直在為她擋,又不能擋的太明目張膽,隻有眼看著她將一杯杯的酒喝下去,心裡盤算著待會兒親自把她送回家,這樣比較安全。

酒局終於結束,薑燦頭昏腦漲的跟在幾個男人身後。

“今晚喝的實在儘興啊!”孫騰眼色一變,勾勾唇角,看著白景淵壓低聲音說:“白少,一會兒還有個特彆節目……您可千萬不能錯過!”

矇在鼓裏的白景淵一臉迷茫。

方晉陽猛的把薑燦拽過來推給白景淵!

白景淵嚇了一跳!

薑燦小臉通紅,腳下軟綿綿的像踩了一團棉花。

白景淵把手搭在她肩上剛扶她站好,馬上又像觸電似的彈回來,然後看向孫騰和方晉陽,“這……這什麼意思?”

“白少,”方晉陽咧嘴一笑,“我們薑燦喝多了,麻煩您把她送回去?”

“哦,”白景淵定定神,“其實你不說,我也這麼想的。”

方晉陽和孫騰對了個眼色,這句話正中他們下懷。

他們趕緊打開車門,告訴司機地址,目送白景淵帶著薑燦離去。

“……這是去哪?”車上,薑燦掙紮著直起身子。

她腦袋裡像飛進去幾萬隻蜜蜂嗡嗡作響,酒精頂在喉嚨口,胃裡翻江倒海,難受極了。

然而定睛一看,身旁竟然坐著白景淵!

她的心怦怦直跳,立即往邊靠著,兩隻大眼睛警覺的看向他。

“你要帶我去哪?”

問出這句話的同時,她小手摸到自己揹包上,將細長的包帶悄悄解開。

“薑小姐,你彆緊張。”白景淵跟她保持一段距離,“我這是要把你送回家的。”

薑燦轉臉看看外麵,這哪是回家的路!

其實白景淵對孫騰和方晉陽的陰謀瞭然於心,車子剛離開酒店,他總得裝裝樣子,不能直接把薑燦往家送,於是繞了一點遠路。

然而薑燦並不知道!

她神色更加警覺,身體微微顫抖。

包帶已經解開了,她緊緊抓在手裡。

這時她腦海中湧現的,是平時看過的那些女子防身術的畫麵。她冷靜下來仔細想,這個狹窄的空間裡加上司機一共三人,除她以外,另外兩個都是身強力壯的男人。

她冇法直接跟他們對抗。

但她正好坐在司機正後方……

她抿抿唇,寒星般的大眼睛緊盯著白景淵下一步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