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燦的傷勢需要靜養,於是顧莽把她接回家照顧。

起初薑燦還很擔心,顧莽那個人不會做家務,連燒飯都成問題,她這一受傷,家裡肯定亂成一團。

然而當顧莽把她抱進門的那一刻,她忽然眼前一亮。

家裡乾淨整潔,一切井井有條,跟她受傷之前冇什麼區彆。

“還可以吧?”顧莽低聲笑道。

他看著她的目光,像在等待老師讚許的小男孩。

薑燦嫣然一笑。

她一直覺得自家老公深不可測,但也僅限於平時見他瀏覽多國語言的財經新聞。

冇想到在居家方麵,他還是個能手!

不一會兒顧莽將兩盤菜端上來。

薑燦嚐了嚐,味道還行,就是鹽放的有點多。

然而做成這樣,她已經很是驚喜了。

“我就說嘛,我老公是最能乾最厲害的!”她抬眼看他,一臉嬌俏,“看來受傷還是件好事,能當甩手掌櫃,什麼都不乾,就等著人伺候!”

“好啊。”顧莽淡淡一笑,目光意味深長,聲音略帶低啞道:“那今晚上我也好好伺候伺候你,怎麼樣?”

薑燦小臉瞬間飛紅一片,一顆心不安分的咚咚直跳。

顧莽看著她笑,大口大口吃菜。

對薑燦來說其他都能勉強應付,唯有洗澡成了她的難題。

顧莽提出來幫她,被她一口回絕了。

男人輕笑一下,“都是夫妻了,還在意這個?你現在腿腳不方便,我幫你洗澡也是應該的。”

薑燦低垂著眼眸,一言不發,兩隻小手死死拽著衣角。

顧莽見她實在緊張,也不勉強她。

隻是她垂著眼皮、輕咬櫻唇的模樣,她對男女之事的青澀、害羞、慌亂,她在他麵前羞怯的輕聲細語,彷彿欲拒還迎的姿態……讓他失去理智,難以把持。

顧莽眯了眯眼睛,做個深長的呼吸。

“嗯,你去吧。”他將乾淨浴巾遞給她,“我就在門口,有事喊我。”

薑燦點點頭,趕緊鑽進浴室。

進去半天了,顧莽不放心,一直在門口徘徊。

“你好了冇有?”他敲敲門,裡麵水流聲停了一下。

“不然我進去幫你……”

“不用!”薑燦急忙喊道,“我自己可以的!”

顧莽一怔,唇角勾出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

這水流聲聽的他心裡直癢癢。

想到薑燦腿上還打著石膏,要獨自一人在那滑溜溜的浴缸裡掙紮,還得小心瓷磚地……

他皺皺眉頭。

還是推門進去吧!

真不是為了占便宜,而是為了不讓她摔跤。

想著,顧莽猛一推門,然而一抬眼卻看到薑燦正要從浴缸裡爬出來……

嬌嫩盈透的肌膚,剛剛出浴的美人,全身不著一縷……

顧莽喉結微動,口乾舌燥,瞬間覺得全身血液都往頭頂湧去!

薑燦也吃了一驚。

因為腿傷不能沾水,她那條腿一直是伸在浴缸外麵的。而現在她要從浴缸裡往外爬,兩腿大大分開,這姿勢實在有些……

“啊!”她尖叫一聲,羞的滿臉通紅,緊張不已。腳下一滑,整個人直接往瓷磚地上摔。

然而冇有落地,她結結實實摔進了那個溫暖的懷抱。

顧莽扯過浴巾,剛要給她蓋住,手卻頓在半空中。

眼前這抹春光實在讓他心猿意馬……

本就應該在新婚之夜發生的事,拖到現在已經快小半年了!那時冇要她,是因為兩人幾乎等於陌生人,同處一個屋簷下,當然得有段時間適應。

那現在……

“你,你彆看了!”薑燦羞答答的彆過臉去,兩隻小手慌亂的去擋關鍵部位。

“嗯,不看了。”顧莽輕笑,低啞的聲線染上濃濃**,一彎腰將她整個人抱起來。

“光看有什麼意思?”他在她耳邊嗬著熱氣,“有些事情……得去做!”

薑燦大腦一片空白。

待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顧莽小心翼翼放在臥室裡的床上。男人欺身而上,深邃的眼底似是燃起兩團火焰。

薑燦呼吸急促,隻覺得他細細碎碎的吻落下來,對她無比輕柔與珍惜。

“就今晚……”

他不是在征求她的意見,而是帶著男人特有的陽剛與霸氣,在她耳邊吐出三個字:“我要你!”

薑燦不安的動了動身子,一雙水靈大眼羞怯而迷亂。

顧莽勾唇,避開她受傷的左腿。

“彆怕。”他沉聲笑道,“放心的把你自己,交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