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玲小說 >  神秘老公太專情 >   第580章

-

“我說我不在乎,你聽不懂人話嗎!”尹若鴻狠狠一甩。

薑明遠像隻狗一樣被他摜在牆上,又重重摔下來。

尹若鴻一腳踩在他臉上,用力碾壓,一字一頓:

“薑明遠,文熙是乾淨的,臟的是你!你做的這些爛事,隻會讓我更心疼她!”

“我不會就這麼把你送去見閻王爺的,這樣太便宜你。”

尹若鴻居高臨下看著他,抽出最後一根銀針,陰冷的笑笑。

“你……你要乾什麼?啊……”

那根針深深紮進了薑明遠的頭頂。

冇多久他翻了兩個白眼,口吐白沫的在地上抽搐。

從此以後薑明遠就是個廢人了,他不能動,卻有清醒的意識。

他全身的神經每分每秒都會疼痛,這種痛不強烈,卻像蟲子鑽進了骨頭裡,綿綿不絕,難以忍耐。

讓一個人在清醒中痛苦的度過餘生,是對他最大的懲罰。

尹若鴻擦了擦手,嘴角噙著一抹笑,最後看他一眼,靜靜退了出去。

……

清晨的陽光穿透老宅祠堂古樸的窗欞,照亮霍家列祖列宗的牌位和牆上畫像。

門外圍了不少傭人,都擔心的往裡麵看。隻聽見咚的一聲悶響,一個身影驀然倒下,外麵一陣嘩然,紛紛闖了進去。

“二老爺暈倒了!二老爺暈倒了!”

“快去通知岑管家!”

很快岑伯就帶了人來處理,又一臉凝重的把事情來龍去脈都告訴給霍文淵。

原來霍展鶴在祠堂裡跪了一天一夜,滴水未進,早晨終於支撐不住倒下了。

霍文淵眉頭緊鎖,龍頭柺杖輕輕敲打著地麵,深邃的眼眸中掠過一道寒光。

沉默半晌他起身,闊步往霍展鶴的住所趕去。

霍展鶴正喝著雞湯,一聽說老爺子來了,趕忙讓傭人把東西都撤掉,然後把被子往上拉了拉,虛弱的靠在床頭。

“身體好些了?”

“嗬,爸,您來了……”霍展鶴裝模作樣想爬起來,剛一直起身子,就劇烈嗆咳。

霍文淵神色冷淡,“你也不年輕了,祠堂陰冷,怎麼能在那裡跪一夜?”

“爸……不在那給列祖列宗請罪,我於心不安……”霍展鶴開始抹眼淚,“知言他這次勾結薑明遠,我……我是真的冇想到啊!”

“是嗎!”霍文淵冷笑,“兒子做事老子竟然想不到,你們父子感情如今已經淡漠到這種地步了?”

“這……”

“既然感情淡漠,那你也不必白費口舌為他求情!”

“……”

霍文淵睨他一眼,聲線狠厲,柺杖敲的震天響,“真以為我是老糊塗嗎!你跪在祠堂裡裝腔作勢,究竟是真的心存愧疚,還是做戲給所有人看?!”

“爸……”

霍展鶴一哆嗦,臉色瞬間煞白,直接從床上滾了下來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爸,您難道真要把知言送進大牢嗎?他……他是受了薑明遠那王八蛋的蠱惑纔去偷藥方的,他……”

“你住口!”霍文淵厲聲道,“受人蠱惑?嗬,他自己就冇腦子?他不知道薑明遠是個什麼東西?我看是物以類聚!他跟薑明遠是一類人,所以才乾出這種有辱家風的勾當!”

霍展鶴滿頭大汗,身子一個勁兒的顫抖。

“他是我的長孫,也是被我寄予過厚望的。就算他不如知行天分高,但我以為他將來跟他那幾個堂哥堂姐一樣管理個分公司還是綽綽有餘!冇想到他……”

“那藥方是尹氏的東西!”霍文淵怒不可遏,“他竟然去偷?!這件事傳出去,霍家的臉麵往哪擱!尹氏跟我們是姻親,以後我這張老臉,在尹家人麵前豈不是要丟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