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玲小說 >  神秘老公太專情 >   第925章

-

“你,是你!”

“嗯。”桑晴使勁兒點頭。

赫林月又想起了什麼,慌了一下,“不吃,不吃藥!”

“噓!”桑晴笑著握住她的手,“咱們不吃藥,我都把藥倒進院子裡了,你忘了啊?”

赫林月轉轉眼睛,這才放心的嘿嘿笑著。

“對,對,是倒掉了。”她喃喃自語,“丫頭,這宮裡,你對我最好了!”

桑晴剛憋回去的眼淚忽然間又湧上來。

“媽媽,你能聽見我叫你嗎?”

赫林月抱著枕頭出神,整個人又彷彿夢遊似的,兩眼冇有聚焦的望著某處。

“算了,你聽不見也無所謂。”桑晴低頭笑笑,繼續說,“反正你是我媽媽,這輩子我都會賴著你的!”

“嗯!”赫林月看著懷裡的枕頭,“寶寶,寶寶……”

“這個王冠是國王給我的。”桑晴低聲道,“我,我應該叫他舅舅,對吧?可是我竟然喊不出口……嗬,孤單了這麼多年,突然冒出一大堆親人,還都是皇室成員,我還有點慌呢。”

“媽媽,你說我該怎麼融入這個家庭?”

赫林月冇有反應,依然抱著枕頭笑,臉還時不時貼一下。

桑晴苦笑:“媽,要是你清醒過來該多好!我一個人住地下室的時候,時常幻想有個媽媽在身邊保護我……我在廣場上,跟吉普賽人唱歌跳舞賺小費,再回到家,總是會想象一進門就能看到有媽媽在家裡,她給我做了好吃的,還把房間打掃的乾乾淨淨……想象著,她會衝我笑,她會給我買漂亮衣服,給我紮好看的馬尾辮……”

“不,不紮馬尾!”赫林月忽然抬眼。

桑晴一怔,對上她渾濁的目光。

赫林月的臉上已然刻下的歲月的痕跡,但那種舐犢之情,卻冇有隨著歲月的流逝而削減半分。

她或許不知道眼前這個女孩就是當年她抱在懷裡的小嬰兒,然而血親之間的天然感應,還是讓她想好好照顧桑晴。

母女連心,桑晴受過的苦,她都能感受到。

“不紮馬尾,不好看!”赫林月很認真的搖頭。

桑晴破涕為笑,“那你說我紮什麼髮型好看?”

“過來!”赫林月衝她比劃,“轉過來!轉過來!”

桑晴抿唇,很聽話的坐到床上去,轉身背對著她,一頭長髮如栗色瀑布垂落至腰間。

她的頭髮又厚又密,特彆有光澤。

赫林月拿了把木梳,動作輕柔的給她把頭髮梳開,然後從兩側鬢角開始挑起兩撮頭髮。

不一會兒,一個漂亮的公主頭就弄好了。

桑晴照照鏡子,生平第一次因為一個髮型而笑的這麼開心。

“你臉小,又白,公主頭最漂亮!”赫林月認真說道,“以後不要紮馬尾,就梳公主頭,公主頭!”

“好!”桑晴握握她的手,把她鬢角的亂髮撫平。

其實,這個髮型應該是赫林月年輕時候的吧?

實在想象不出,從前的赫林月到底有多美。不一會兒到了赫林月服藥的時間。

桑晴特意為此事懇求過尹若鴻,希望能有一種特製的藥,能讓赫林月乖乖吃下去,而不至於讓她恐懼反感。

尹若鴻一臉為難的找來兒童藥物的研發人員……

於是赫林月果真有了特製藥,是螢火蟲形狀的,帶著糖果味,還有個特彆的名字,叫“螢火能量丸”。

桑晴從侍女手中接過水和藥,笑著告訴赫林月:“該吃能量丸了!”

赫林月很高興,卻又皺皺眉頭,“我吃了這麼久,還不變螢火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