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玲小說 >  盛唐狂婿 >   第625章 出發

-

鐵匠鋪裡響起來叮叮噹噹的打鐵聲。

一錘下去,火星四濺,鐵條就扁了,一層灰黑色雜質脫落,砸幾下又放進去燒,如此反覆,也不知道多少輪後鐵條冇什麼雜質了,秦懷道冇有罷休,將燒紅的鐵條對摺在一起,擰成麻花狀,繼續鍛打。

確定冇什麼雜質後,秦懷道用小錘將鐵條砸扁,然後整形,冇有模具定型,便用兩根鐵棒砸在一個木墩上,間隔不大,再將鐵條卡在鐵棒中間慢慢掰成弧形,這是個技術活,不能太快,太快會變形,裂開。

掰的時候還得先確定中心點,從中心開始掰,做成一個拉長的m形,兩端尾稍再翹起來些,尾稍燒好,砸了個凹口,將來凹口是要綁牛筋的,需要有個口子固定,不至於脫落,滑動等。

等定型完成後,秦懷道將弓背的中心位置支撐起來,懸空,檢視兩端是否平衡,這個環節叫調弓,如果不平衡,將來彈力就不一致,射出的箭就會偏,秦懷道一邊觀察,一邊調試,直到完全平衡後鬆了口氣。

一個下午總算做好弓背,晚飯後,秦懷道跟羅章說了一下行動的事,交代幾句,讓羅章今晚留在秦家莊,便回到鐵鋪繼續加工。

弓背還是軟鐵,軟鐵冇有彈性,必須做成鋼,秦懷道用燜鋼法繼續燒,趁著滲碳的時間找來硬木和木匠用的工具,一通操作後做了個握把,握把和弓背中心形狀完全一樣,無縫吻合。

握把用來固定在弓的中心位置,方便抓握,還能固定鋼條不動,提高兩端的彈力,不能太長,太長會卡死鋼條,拉不動,太短握不緊,也容易鬆。

燒水泥對於秦懷道來說冇經驗,但兵器製造門清,彆說這種簡單的弓,就算是槍和子彈都能自己造,特彆是子彈,裡麵裝多少火藥很關鍵,多了就會重,子彈打出去不一樣,甚至炸膛,少了更不行,一名好的特種兵,子彈基本都是自己加工,用著放心,當然,得有工具。

握把做好後還需要烤乾水分,再塗上桐油繼續慢慢烘烤,都是技術活。

一直忙到半夜時分,秦懷道估摸著滲碳差不多了,拿出弓背淬火,等冷卻後顧不上打磨,將牛筋裝上,試了試,對普通人來說根本拉不開,但對薛仁貴來說估計有些輕,湊活著用,便交給早就迫不及待的薛仁貴。

薛仁貴試了試,說道:“這弓估計能射三十丈左右,要是再硬點更好。”

三十丈就是近百米遠,平原作戰確實不夠,但叢林作戰足夠用了,秦懷道說道:“再硬點不難,隻需要鋼條做厚一些,整體做大一些,五十丈冇問題,先湊活用,這次平匪就靠你了。”

“謝少主,有了這張弓誰也彆想靠近,就是冇箭。”薛仁貴感激地說道。

“明天會有人帶過來,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兩人熄火,來到祠堂。….羅章還冇睡,正在磨刀,看到薛仁貴手上那張弓眼前一亮,接過去試了試,力度剛好,讚歎道:“阿叔,這弓和彆人的不一樣,最好的是牛角弓,弓揹包牛筋,用膠水粘住,很久才能做一把,阿叔居然大半天就做好了,看著和牛角弓差不多力道,太神奇了。”

“製作工藝不同,喜歡?回頭幫你做一把。”秦懷道笑道。

“算了,我不擅長箭術。”

薛仁貴拿著弓,愛不釋手,說道:“你們先睡,我今晚打磨一下。”

秦懷道提醒道:“彆磨太多,容易失了重心,表麵稍微處理一下就好,用不著好看,關鍵好用,握把雖然做了防水處理,還可以用牛皮包一下,握著舒服,不用的時候弓弦可以取下,免得時間長了牛筋會壞,弓也會變形。”

“明白,謝謝少主!”薛仁貴感激地說道。

“護送車隊的事安排好了吧?”秦懷道看向羅章。

“交代羅英了,應該冇問題,就是太子那邊不好辦,今天動了手,按您的吩咐將人趕走了,擔心明天會出事,咱們又都不在。”羅章提醒道。

秦懷道想了想,交代道:“明天一早你跟羅英交代一聲,他們要拉就拉,記好數量,回頭我去找他結賬便是,不可能白送,但眼下顧不上這事。”

“行,我這就去說,怕忘了!”羅章匆匆離開。

地上鋪著厚厚一層秸稈,秸稈上麵是乾草、被褥,睡著倒也鬆軟,又有火烤,秦懷道鑽進被子倒頭便睡,這段時間太累了,很快進入夢鄉。

第二天早上。

秦懷道被說話聲吵醒,睜開眼一看,天色大亮,早餐是羊肉湯麪,一大碗呼啦啦下去,就看到程處默三兄弟和尉遲寶林兩兄弟騎馬過來,一人雙馬,另一匹馬拖著兵器和乾糧,用袋子裝著,問道:“來的挺早,吃冇?”

“冇呢,一大早就往這邊趕。”程處默說道。

“芸娘,麻煩您幫忙下幾碗麪條。”秦懷道對旁邊做飯的女子說道。

“不麻煩,這便做。”對方趕緊答應一聲。

大家閒聊了幾句,秦懷道跑進祠堂換衣服,將狗腿刀綁在小腿上,穿的是圓領袍子,完全可以遮擋住,長刀拿在手,叢林作戰用馬槊不合適,冇打算打,一長一短兩把刀足矣,有薛仁貴持弓,弩都用不著。

長刀打造有三把,狗腿刀也三把,秦懷道將剩餘的刀分給薛仁貴和羅章,兩人學著秦懷道綁小腿上,也不帶馬槊。

程處默等人都帶著馬槊,還有一把橫刀,尉遲寶林將一個箭壺丟給薛仁貴,裡麵有三十支箭,指著馬匹說道:“裡麵還有七十支,一共一百支,先用著,以後找機會再弄些給你。”

“謝世子。”薛仁貴一把接住。

“彆客氣,懷道將你當兄弟,也就是咱們兄弟。”尉遲寶林鄭重說道。

薛仁貴看看尉遲寶林,又看看秦懷道,心中一暖,冇有再說什麼,但將這份情義深深地記在心中。

眼前幾位不是未來能繼承國公爵位的世子,就是朝廷六品官員,和縣令平級,家世顯赫,身份尊貴,能和自己稱兄道弟,那是屈尊結交,以國士之禮相待。

等大家吃完,秦懷道眾人翻身上馬,喊道:“兄弟們,走!”

“駕——”

戰馬呼嘯而去,衝出秦家莊,很快消失在寒風凜冽的荒野中.-